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从幕后到台前窥探邓文迪的道行和野心

时间:2018-08-10 20:28:59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从幕后到台前:窥探邓文迪的道行和野心

何意百炼钢,化为绕指柔?邓文迪就有这样的魅力和智力。在默多克身后垂眉顺眼了7年,正当全世界人民都等待看她的“七年之痒”的时候,今年9月底,默多克高调宣布,将派邓文迪与集团高管一道工作,将公司旗下广受欢迎的社交站MySpace带入中国。日前,邓文迪来华考察的行踪也得到了证实。

这时,我们才明白过来,邓文迪的“七年之痒”,跟夫妻关系无关,而是一个耶鲁MBA的“技痒”和“手痒”;而历数她每一个脚步,我们不得不承认,她更经历了一个“七年之养”,养精蓄锐的“养”。或者说,是一个不断“撑杆跳”的过程,而且她撑的,还是全世界最高、最有身价的那一杆———老默多克。

1999.6.25成婚

嫁个有钱人,而且是最有钱的

白居易酸溜溜地数落“老大嫁作商人妇”的坏处,事实上,“商人妇”并不可怕,关键是,你嫁的是什么档次的商人?巩俐是“商人妇”,但黄先生只是高级打工仔一名,一旦离开公司,太太不得不出来支撑门户,来得个辛苦;相比之下,其貌不扬的邢先生却是货真价实的大老板,让林青霞过得多滋润!但是,当31岁的邓文迪把手交到68岁的默多克手中时,“嫁作商人妇”才算是走到了一个极致。这位“商人”的身价,值500亿美金。

这天,距默多克与上任妻子安娜的离婚协议正式生效,仅过了17天;这天,距邓文迪首次与默多克见面、把一杯红酒泼在他身上从而引起这位传媒大亨的注意,仅不到两年

从幕后到台前窥探邓文迪的道行和野心

。连默多克的发言人鲁本斯坦都瞠目结舌:“我唯一能说的,就是我无话可说。”

这是邓文迪的第二次婚姻,也是她的第二次成功“撬角”。早在1990年,邓文迪就击退另一位糟糠之妻,嫁给长她34岁的美国人杰瑞,并在获得绿卡之后火速离婚;9年之后,她嫁给了比她年长更多、但更有钱的默多克。如果非要评选全世界最出色的“撑杆跳”选手的话,邓文迪当之无愧。而且这次,她再也不必换杆了。

不管外界如何评价这对老夫少妻,默多克本人显然非常享受这段婚姻。他一改工作狂的派头,变成了一个享受生活的人。

2000.4 敦促默多克

冷冻精子 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

与默多克结婚31载的安娜虽然被踢出局,但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早就为离婚设置了条件:默多克死后,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,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;而默多克去世时,她的子女恰好不满18岁,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。安娜早已知道,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,必须进行放射治疗,同时失去生育能力。所以,集团的财产即使不落在安娜的手里,也将由她的子女继承,不会白白便宜了令她咬牙切齿的邓文迪。

但是,安娜低估了邓文迪的智慧和机心,她怎么会甘心受这样的摆布呢?默多克曾暗示说,他的妻子不得不从集团辞职,但在“忙于装饰曼哈顿的新居”之余,这位耶鲁毕业的新娘对其狭窄的活动空间有“一点烦”,他们“将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”。

解决的方法很快就被英国媒体捅出来了:在接受放射治疗之前,默多克请求医生为他抽取精子作冷藏,以满足邓文迪生儿育女的愿望。也就是说,在“生”与“升”之间,邓文迪果断选择了前者。

2001.11.19生女

实现“母凭女贵”

这一天,应该是邓文迪最扬眉吐气的日子之一:她生下了格蕾斯·海伦·默多克。这百分百是一个“千金”,非但让古稀之年的默多克第五次尝到作父亲的喜悦,也让集团的继承权问题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
2003年6月,邓文迪再接再厉,生下第二个女儿克洛伊,终于实现了“母凭女贵”的目标。默多克很快就抱着幼女宣布:“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机会,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,她们尽管年龄很小,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。”此外,默多克还快乐地宣布,这让他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,因为和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。

2005.7.29默多克长子辞职

掌控家族权力

这天,默多克的长子拉克兰毫无征兆地宣布退出集团。此前,他是集团首席副运营官,控制着家族2/3的业务,与父亲的关系也十分亲密,被认为是默多克的第一继承人。他的解释是,因为他和妻子想念在澳大利亚的家。

但一周后,默多克宣布,他与邓文迪所生的两个孩子与4个大孩子,将均分家族基金的收益。根据新协议,邓文迪在默多克死后将在家族内拥有更大权力,除了自己作为配偶获得的合法股份外,她还将一手掌控两个小女儿在公司中的全部财产。因为在这两名幼女年满30岁之前,她是她们唯一的监护人。也就是说,她很可能在默多克死后,一跃升为默多克家族中最有权力的人。

2006.7.23默多克改口

风向突变首次遭挫

我们很难猜测,在过去的一年中,默多克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默多克对邓文迪和小女儿的偏爱,显然激怒了他年长的子女们。默多克斟酌再三,作出了妥协。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主持人问默多克:“假如说,你离开电视台时被一辆巴士碾过,谁将是你的法定继承人?”默多克回答说,如果自己去世,他与两位前妻所生的4个“大孩子”将继承集团控股权,即两个小女儿将无缘染指集团的管理。注意,这是在过去7年的博弈中,邓文迪首次处于下风。

2006年底借 MySpace出山

从幕后到台前

在遗产问题上向年长子女们倾斜之后,很多媒体都认为,让邓文迪借 My Space高调出山,是默多克对邓文迪的“一种补偿”。早在几年前,默多克在回答他的帝国未来的前途时就说:“中国、中国、中国。”而邓文迪这个中国妻子,凭借出色的语言能力和社交风采,已经被誉为集团的“亚洲外交官”和“默多克形象大使”。这次挺进中国市场,谁说不是邓文迪扳回败局的又一次“撑杆跳”呢?

邓文迪这次出山,并非一场没有把握的仗。婚后她虽然辞去了所有的职务,但仍在集团内担任了一个不张扬却很重要的角色,即协助公司甄别潜在的投资机会并担任公司与中国之间的联络人。她不断对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,比如与凤凰卫视的密切合作,并促成了对易和人人站的成功投资,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,这都得到了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称赞。

邓文迪曾说,她最欣赏的同性是《华盛顿邮报》前董事长凯瑟琳·格蕾厄姆夫人。如果我们了解一下这位夫人的背景,将不难窥探邓文迪的野心。凯瑟琳在 46岁时,丈夫自杀,她不得不以家庭妇女的身份接手《华盛顿邮报》;当手下告诉她“掌握了某些关于总统的丑闻”时,她果断地选择死跟到底,首家揭露了“水门事件”,让《华盛顿邮报》从此成为可以与《纽约时报》并驾齐驱的大报;她被誉为“美国界第一夫人”,也是第一位跻身“财富500强”的女性。

话说回来,就算默多克的遗嘱一波三折,对有才智更具野心的邓文迪来说,谁又能断定,她不会有下一次“绝地反击”,完成更为出色的“撑杆跳”呢?

作者: □晚报 孙立梅 朱洁报道